小草app 吾爱

Posted 星期二, 10月 26th, 2021
Tags:
Posted in 未分类 | 小草app 吾爱已关闭评论

“你嫁不嫁给他,关我什么事?”林昊微微蹙眉朝着身后的上官婉儿看了一眼,他对这上官婉儿印象一般,更别说这上官婉儿,此刻竟然待他如此殷勤。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

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
相比起来,他其实还是更加喜欢上官家大小姐,这种温婉端庄的女人。

所以他淡淡说完之后就没再理会这位二小姐,而是转头看向大小姐,示意大小姐来回答他的问题。好在这大小姐也不是傻子,知道自己此刻落在眼前这位年轻界王的手里,一时之间根本不可能获得自由。而且她上官家,也算是玄洲域内,有名有姓的名门望族,如今玄

令关的镇守界王上官天河,更是她两姐妹的叔叔。

所以,无论如何,这个年轻的界王,是不会伤害她们的吧?“回界王,我上官家的几位长老,想必是因为我们姐妹被界王擒来,所以一时失了方寸,准备助城主府一臂之力,毕竟,浑天将军战力惊天,若是能得到浑天将军的帮助,

那他们营救我们也能多出几分把握。”

“营救?”

“你们两个不用那么害怕我,本王又不会吃了你们。”

“啧,也罢,元神不能离开肉身太久,我原本还准备带你们两个美女,去让我两个兄弟看个痛快,现在既然这个浑天王八蛋多管闲事,那我的计划就得临时改改了。”“你们两个自由了,不过你们可不许走得太远,待会我还要带我的兄弟,来欣赏欣赏你们这二位美人的美色,你们要是跑了,可别怪我再去把你们抓回来,到时候,本王可

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。”

仲夏日下的清凉写真

林昊扫一眼身旁的上官芷兰两姐妹,吐出一口浊气从椅子上站起身。他原本还想看看少城主那些人,是如何在三头兽王的围攻之下挣扎,正好也想看看那少城主,拿出所谓的城主令来保命,让他能够在一旁旁观,研究一下那城主令内所蕴

含的法则力量。

但是现在,浑天将军插手也就算了,上官家的人竟然也出手来消灭这三头兽王。就算不算那个受伤的焰夫人,此刻城主府那边也有了七名界将了,七名界将对三头兽王,就算这三头兽王已经引起了下方那些低阶墨兽的暴动,成千上万头墨兽几乎快要

形成了兽巢,却也最终定然是落败的下场。

这一场戏,已经没有什么看头了。

“早知道,就该把那头兽尊引过来……”

“对了,界将,打得过兽尊么?”

林昊瞧一眼上官芷兰。上官芷兰一愣,有些犹豫,还是旁边的上官婉儿,急忙就朝林昊道:“回禀神主大人,兽尊乃八阶墨兽,其实力已经相当于我人族界王,就算是浑天将军,不,十个浑天将

军,也绝没有击败兽尊的可能,只有界王,才能够击败兽尊。”

“实际上,若非浑天将军出手,就算城主的两位界将,加上我上官家的四名界将长老,恐怕也不是这三头兽王的对手,浑天将军一身实力近似界王,但终究还不是界王!”

“哦?回答的挺详细么?”

林昊不由得赞赏的看一眼这二小姐,笑道,“那我再考考你,你说我要是再带来一头兽尊,城主府的这些人,还能有胜算么?”

“啊,这……”上官婉儿一愣,她就算是傻子也知道,林昊这种存在,轻易绝不会说这种话,他恐怕真是想要引来一头兽尊!倒是旁边的上官芷兰,闻言脸色白了一下,急忙道:“神主大人,兽尊之事,兹事体大,万不可将兽尊引到此处,否则城主府和我上官家一行,必得葬身此地,芷兰却不知

道神主大人跟城主府的人有何仇怨,到底为何要引来三头兽王袭击城主府,而且还要引来兽尊……”

“仇怨?那倒没有,就是有几笔账得算算。”林昊随意的摇摇头,瞧了一眼天上正在跟天龟激斗的冰君,还有那个被地蛇压着打的残骨尊者,这残骨尊者一只巨大的鬼爪,力支撑之下,几乎遮天蔽日,但是那头巨

蛇却也不弱,几尾巴抽下来,残骨尊者那只巨大鬼手的一根小指都被抽断了,更别提这残骨尊者此时一身的蛇毒粘液,整张脸都被腐蚀成了黑色,几乎惨不忍睹!

“可惜了,这几笔账,暂时清算不了了,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那二位兄弟也不在场,等我将我的兄弟带来,到时再让他们亲眼看看冰君和残骨被清账的样子。”

“神主大人……”

“打住,你怎么也开始叫我神主了?你们两个记住,我不是什么神主,也不是什么界王,我么,不过是此界一过客。”

林昊扫一眼上官芷兰和上官婉儿:“好了,咱们就暂时就此别过,等上小半个时辰,回头本尊再带着兄弟来好好地观赏你们!”说着话,林昊自己都禁不住摸着下巴朝着上官芷兰多看了两眼。没办法,这女人当真是美色出众,气质出尘,穿着白裙往这里一站,就如同何莲仙子一般,满满的不食人

间烟火味道。

只是他这样细细的盯着人家女子看,很快,就算是这位落落大方的上官家大小姐,都禁不住两颊飞出一抹嫣红,而后有些无所适从的低下了脑袋。

“咳,本尊刚才只是在想事情。”林昊一拂袖,让几人间稍显凝固的气氛稍稍缓和下来,而后一个闪身,从此地消失,朝着金光上人和瘦高道士二人那里而去。倒不是元神已经离体太久,而是金光上人和瘦高道士,似乎已经找到了他和蛮吉,但他由于神魂出窍,肉身没有魂灵支撑,此刻就好像是一具尸体一般,此刻似乎正在被

他们背着,行走于这禁区之中,而且还似乎越走越远了。直到林昊消失许久,站在这处山顶之上的两姐妹,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,但其中的二小姐上官婉儿,却立刻如同打量怪物一般,朝着自己姐姐上上下下看了一遍。